3814七星高手论坛

问政山东|怕担责 国企半年亏2000万仍不改革 省国资委主任:不改

发布日期:2022-07-06 15:11   来源:未知   阅读:

  (记者 梁雯)针对莱钢集团淄博锚链有限公司和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常年亏损但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缓慢,一直靠母公司“输血”生存的问题,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张斌在8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中说,改得慢,他也有责任。对于思想认识不到位,不敢改、不敢捅马蜂窝、怕担责、怕惹麻烦上身的,省国资委要传导压力,不改的就下台。

  根据2017年出台的《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十条意见》,国企改革要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为突破口,优化国有企业股权结构,允许非国有资本控股,鼓励支持具备条件的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多措并举降低财务杠杆。

  两年时间过去了,这项工作进展如何?淄博锚链有限公司是莱芜钢铁集团控股的子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5000余万元人民币,是山东省最大的专门从事出海用锚链和海洋系泊链的生产企业,但这几年发展却遇到了困难。

  “这几年一直没挣(钱),今年集团公司给我们的契约是允许我们亏400万,上半年亏了110多万”,淄博锚链有限公司的一位董事这样告诉记者。受人员负担、利息费用较重等因素的影响,淄博锚链有限公司连年亏损。曾经公司有好几千人,现在正式员工还有180多人,还欠了内部银行1.6个亿,公司一年光给内部银行支付利息就花了1000多万。

  企业连年亏损,有没有尝试通过改革来扭转困境,提升企业盈利的能力呢?公司董事告诉记者,改制都是很谨慎的,第一步改了以后,公司继续赔钱该怎么办?职工没着落怎么办?只有企业通过改制后,各方面效益比较好,职工有稳定的收入,没有遗留问题,才能再进一步谈,让国有企业有计划地退出,再走第二步。

  2019年6月28日,淄博锚链有限公司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开始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虽推行缓慢,但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同样是连年亏损的企业,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的改革则几乎没有进展。

  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是莱钢集团另一家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主要从事房屋建筑、钢结构工程等业务,经营情况也不理想。记者多次预约,未能见到公司高层领导。在莱钢建设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青岛信莱伟业经贸有限公司,记者向其国际贸易部部长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我们确实是连年亏损,我们下属的各个钢结构公司都是亏损的。钢结构摊子大、负担重,因为当初钢结构成立的时候,都是国家贷款、银行贷款。一个厂子几个亿的资产下来,每年光还贷款、设备折旧、人工工资负担非常重。像青岛钢结构,光上半年就得亏了2000多万吧。”该国际贸易部部长告诉记者。

  那么,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的改革,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推进?该国际贸易部部长说,亏损也没人敢把企业卖了,或者是变卖成个人的,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改制现在也是很严,在改制过程汇总评估是否把国有资产贱卖了,或者估值估低了,让个人企业进来之后占了便宜,这块现在考核很严。”

  常年亏损严重,改革没有进展,这就是莱钢建设有限公司的现状。那么这些年公司亏损的钱,由谁来补贴?“每年我们亏损了,然后资金量不足了,就需要从山钢打申请,然后山钢给我们融资,实际上都是从母公司输血过来。”

  国有企业靠母公司输血存活,不求改变,更多地是等、靠、要。面对这个问题,张斌说,亏损企业的治理,是一个长期面临的问题,确实是个难题。但是不能因为是个难题,就不改,不愿改或者不想改。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对淄博锚链有限公司和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一直亏损的情况,以前就知道,也很着急,现在省国资委正在加大治理的力度,也出台了一些措施。

  2015年,山东省国资委发布《关于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莱钢集团淄博锚链有限公司和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都在试点名单当中,并且相关的改革措施,要报省国资委备案后实施。

  张斌说,这两家企业都已经在省国资委备过案,但是因为推进慢,混改一直没有完成。目前,莱钢集团淄博锚链有限公司正在挂牌转让中,已经朝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而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还没有迈出这一步。张斌认为,其根本原因,就是思想认识问题,不敢改,不敢捅马蜂窝,怕担责,怕惹麻烦上身,所以长期等、靠、要。这种思想要不得,必须改,没有任何退路,不改就下台。

  张斌说,面对改革,企业有疑虑很正常,但是相关问题都有政策和法治保障,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改。担心国有资产流失,如果严格履行了清查核资、审计、评估、公开出让、进场交易,就不会有流失;担心职工的权益问题,包括欠薪、欠社保等问题,在改革过程中,也都有相应的保障措施和政策支持。

  除了内部原因,在混改试点名单出来的4年多时间里,省国资委是否有对企业进行指导、督促?张斌说,省国资委在这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改得慢,我是有责任的。”虽然省国资委要担责,但是张斌认为,省国资委还是要把压力传导到企业。目前,相关问题方面已有两名主要负责人因为不敢改、不愿改、等靠要等问题,被调整、问责,在企业内部降职降薪。